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挖哥

  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决定》正式发布。

  其中,备受瞩目的民间借贷司法保护上限,调整为一年期利率的4倍,参考央行LPR报价的四倍,大概在16%左右。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每月 20 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 4 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原《规定》中“以 24%和 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

  以2020 年 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3.85%的 4 倍计算,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 15.4%,相较于过去的 24%和36%有大幅下降。

  这次,大幅度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究竟影响几何?民间借贷跟非民间借贷如何区分?厘清这些问题,才能读懂这次民间借贷司法保护上限下调。

厘清这个问题 才能读懂民间借贷司法保护上限下调

  1:民间借贷≠金融机构放贷

  现行民间借贷司法保护线出自2015年,这个版本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中,明确了“两线三区”:即36%和24%两条红线;24%以下为司法保护区;24%~36%为自然债务区;超过36%为无效区,属于非法放贷。

  这其中,有一个误解,很多人把这个《规定》视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红线。其实,《规定》第一条明确指出: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及其相互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从事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因发放贷款等相关金融业务引发的纠纷,不适用本规定。

  今天发布会上,最高法又再次强调了民间借贷是除以贷款业务为业的金融机构以外的其他民事主体之间订立的,以资金的出借及本金、利息返还为主要权利义务内容的民事法律行为。关于金融机构的司法解释另有出处,在此先按下不表。

  2015年,这个《规定》出台时,正是互联网融(P2P网贷)金蓬勃发展时,《规定》对于p2p涉及居间和担保两个法律关系时,是否应当以及如何承担民事责任也作出了规定。

  因为,P2P属于个体对个体的借贷关系,资金来源于民间出借人,自然也是属于民间借贷。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互联网金融最后“遗产”,助贷机构本身并不放贷,也不提供个体与个体之间的信息撮合服务,随着P2P出清,目前助贷资金来自于持牌金融机构。所以,并不属于民间借贷的范畴。

  事实上,今年7月,由银保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相当于是为了助贷机构正名,把其作为商业银行网络放贷的科技类“辅助工具”,纳入到金融监管视野中。

  如果这些条文看着傻傻分不清清楚,那么有一个简单的办法,判断是否属民间借贷有一个“金标准”:看借贷关系里的资金来源,如果资金来源于持牌的金融机构,就不属于民间借贷,反之则属于。

  从目前的信息来看,此次民间借贷保护上限下调,对于持牌金融机构放贷、助贷机构,短期不会有影响。

  2:金融机构无近忧,有远虑。

  虽然民间借贷的规定不适用于金融机构,但在7月民间保护利率大幅下调消息传出后,市场也是慌得一批,不少金融机构也在未雨绸缪,研究如何将信贷资金向优质客户倾斜,以确保个人信贷业务能在利率上限16%以内实现盈亏平衡。

  这个担忧不是没有道理。

  在最高法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发布2年后,2017年,最高法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的通知。

  这个为金融机构量身定做的司法意见的第二条第2项中明确:“金融借款合同的借款人以贷款人同时主张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过高,显著背离实际损失为由,请求对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予以调减的,应予支持,以有效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没错!24%的红线跟民间借贷的司法保护区利率一致

  那么,这次民间借贷的利率红线调整后,金融机构的司法解释是否还会同步跟进呢?

  短期来看不会。首先,上次民间借贷司法解释到金融机构,相隔了2年多的时间,留出了过渡的时间空间。其次,如果短期同步跟进,对金融机构冲击不可避免,目前绝大部分消金公司(24%)、信用卡取现(18.25%)、甚至部分城商行、信托的利率都是在16%这条红线上。

  长期来看,未来金融行业放弃部分高风险用户是大概率事件,发掘优质客户人群将成为各家争夺的重中之重。科技实力强的金融机构、拥有优质客户的头部助贷平台将获得更大发展空间。

  (本文作者介绍:自媒体独角兽挖掘机创始人、互金行业观察者,曾担任传统媒体金融主编,是最早一批报道互联网金融的媒体人。)

Last modified: 2020年8月21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