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魏天谌

  挣扎数月后,命途多舛的爱彼迎(Airbnb)还是决定要上市。

  当地时间8月19日,全球短租平台Airbnb表示已秘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申请。早在去年,Airbnb就已明确表示计划在2020年上市。

  然而,由于新冠疫情的来袭,Airbnb所在的住宿行业更是遭遇巨震。相比于2017年310亿美元的估值,Airbnb今年4月融资时的估值已滑落至180亿美元。在这样的背景下,Airbnb仍然执意在今年推进上市,多少有些令人意外。

  IPO为何“秘密”进行?

  同此前的许多明星独角兽公司一样,Airbnb这次选择的是秘密提交IPO文件的方式。这是2012年奥巴马政府颁布的《创业公司扶助法案》(JOBS Act)为小型公司提供的一个灵活选项。

  该法案规定,年度营收在10亿美元以下的公司能够秘密向SEC提交上市文件。2017年,为了提振美国的IPO市场,秘密提交的选项被放宽至所有的拟上市企业。也就是说,任何准备在美股市场上市的企业,都可以秘密提交IPO申请;直到举办路演的15天之前,公司都不需要披露自己的招股书,其中包括财务数据、股票拟发行数量、风险因素等核心讯息。

  该政策发布以来,包括Uber、LyftSlack推特等知名公司都选择秘密提交IPO申请。对于这类初创科技公司来说,公司的业务和财务等数据极其重要,多保密一段时间有利于帮助公司更好地保存和发展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企业选择秘密IPO的主要优势之一在于可以更加灵活地决定上市时间,留给公众详细审视公司材料的时间变少了,并且更大程度地保护自己的核心商业信息。如果在企业准备上市的过程中发生了任何差错,企业可以选择推迟或者取消IPO计划,且免于公司机密的暴露。

  总体来说,秘密IPO给予了拟上市公司更多的灵活度和主动权。甚至如果公司出于为IPO“造势”等目的,希望早些披露信息,它们可以自行公开发布,而不需要通过SEC的渠道发布。这也是为何该政策实施以来,越来越多的公司选择了这一方式。

  今年2月时,外卖平台DoorDash也秘密提交了上市申请,但至今未传出正式上市消息。所以,Airbnb虽然在今天提交了上市申请,但不意味着公司在今年以内一定会登陆公开市场。

  但是,考虑到Airbnb在今年已经反复表态了寻求上市的决心,许多股票期权即将到期的员工在极力敦促公司上市。因此,Airbnb在今年上市的可能性仍然是比较高的。

  一波三折的上市之路

  目前看来,Airbnb已经基本做出了上市决定。接下来各界人士更关心的是,作为如今仅存不多的明星独角兽,Airbnb能在公开市场拿到多少的估值?

  Airbnb的上市之路可谓一波三折。

  2018年,Uber、Lyft上市后股价表现平平,而后的WeWork更是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反转,估值缩水90%后最终上市失败。共享经济开始受到广泛质疑,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担心这种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盈利前景渺茫、疯狂烧钱的公司逐步受到冷落,Airbnb也难免受到了影响。

  今年的Airbnb又遭到了新冠疫情的一记重击。Airbnb CEO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此前对员工表示,预计该公司2020年的营收将不到2019年的一半。此前美股IPO市场一度陷入停滞,Airbnb也搁置了上市计划。

  据外媒报道,Airbnb第二季度营收遭遇暴跌,亏损也在持续扩大。在截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Airbnb营收为3.3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逾10亿美元相比下降了67%,也比第一季度8.42亿美元大幅减少;二季度录得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亏损(EBITDA)达4亿美元,远高于去年同期亏损的2.92亿美元,也高于第一季度亏损3.41亿美元。

  公司估值也因此大打折扣。2017年,Airbnb估值一度达到310亿美元的高点,今年4月募资时估值已经跌至180亿美元左右。

  可想而知,Airbnb在三季度的表现将显著影响公司上市的时间表,也将很大程度上决定公司的最终估值。

  不过至少在今天看来,Airbnb目前要面临的外部市场环境较为有利。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都在本周刷新了历史新高,IPO市场也在市场反弹以来迅速回暖,正在掀起新一轮的上市热潮。

  疫情以来,Airbnb共计紧急贷款共计20亿美元,两笔贷款的融资成本都并不低,紧迫的融资压力可见一斑。

  纽约投行人士表示,尽管二级市场也许对Airbnb的商业模式保有质疑,全球酒店住宿业的前景也依然渺茫,但无论估值如何,Airbnb至少可以依靠IPO先“回一波血”,拿到足够的资金支持平台的运转。

  开源节流 效果几何仍待观望

  与其他共享经济独角兽一样,Airbnb此前就长期面临盈利难题。2019年四季度公司的EBITDA亏损达到2.76亿美元,远高于2018年同期1.43亿美元的亏损规模。据彭博披露,新冠疫情还未全面爆发之前,截至今年3月31日的一季度,Airbnb的运营支出为5.69亿美元,远高于去年同期的3.14亿美元。

  今年的新冠大流行病使Airbnb短期盈利的可能性更加渺茫。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以来,Airbnb更新了规则,允许3月14日之前预定的用户免费取消订单,平台自然承受了损失,还激起了房东的普遍不满。CEO切斯基不得不出面道歉沟通。

  前所未有的困难之下,Airbnb不得不想尽所有节流的办法。在5月,Airbnb宣布在春季裁员四分之一,约1900人。在此之前,Airbnb已经砍掉了8亿美元的营销费用,将六个月内的高管薪酬和奖金减半,同时终止了与490位全职自由职业者的合同。

  开源方面,Airbnb只能寄希望于美国乃至全球旅游市场的快速恢复。就目前来看,形势还不容乐观。

  自6月以来,美国旅游业以及Airbnb的业务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复苏。AirDNA的数据显示,6月和7月份Airbnb在美国的预订量相对于去年同期有所回升,但是全球的预定量同期仍在下降。

  

估值近腰斩的Airbnb执意秘密上市 还有别的选择吗?

然而,随着新冠疫情在美国的二次爆发,各州经济重启进程受阻,以及接下来进入秋冬季后所要面对疫情前景的高度不确定性,Airbnb在三季度的业务能够多大程度反弹仍是个大未知数。

  Airbnb的另一个开源方式是在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取消线下体验(Airbnb Experience)项目之后,以线上形式取代之,例如新推出的音乐剧项目集结了一系列纽约百老汇和伦敦西区的艺术家,用户可以选择舞蹈、健身、表演等不同类型的课程。以音乐剧演员Tituss Burgess的课程为例,一节10人的视频分享会价格是136美元。

 

估值近腰斩的Airbnb执意秘密上市 还有别的选择吗?

 截至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部分国家也逐步恢复了线下体验项目的预定和开放。

  考虑到人们出行习惯的变化,Airbnb也在界面上做出了调整,开始强调短途出游、更长时间的出行(如月租)等新的方式。至于最终成效如何,人们还是需要等到上市前的招股书披露才能获得答案。

  行业惨淡 酒店连锁质疑Airbnb

  意料之内的是,新冠疫情对全美旅游酒店业造成了巨大打击。各连锁酒店和Airbnb都处于艰难的处境之中。

  根据美国酒店协会(AHLA)的数据,自2月中旬以来,美国酒店的预订收入损失了超过460亿美元,5月份美国酒店业的利润同比下滑了105%,截至7月30日全美有超过一半的酒店房间都是闲置的。最佳西方国际集团(Best Western)的CEO David Kong表示新冠疫情的影响比911要严重10倍。

  协会预计,今年酒店入住率将是有记录以来最差的一年,酒店入住率和收入至少到2022年才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酒店和Airbnb面临的是空前惨淡的行业前景。7、8月本来是美国人的休闲旅游旺季,虽然相比于春季,人们的出游状况有所恢复但仍然低迷。接下来的秋季一般是商务会议的旺季,如今疫情之下,大型活动基本都已取消。冬季更是休闲和商务出行的淡季。

  这将造成空前激烈的竞争局面,卫生和价格成为了各方角逐的重点。

  虽然连锁酒店和Airbnb都推出了针对新冠肺炎病毒的强化清洁方案。但是,David Kong对Airbnb的清洁标准提出质疑,他认为连锁酒店能够实施统一的卫生清洁标准,Airbnb的房源则是由各个房东独立管理的,难以保证在每个房源都维持着高卫生质量。

  大家所关心的卫生问题之外,各大连锁酒店集团近来纷纷推出了诱人的促销活动,打起了“价格战”, Airbnb的营收和利润很可能会受到进一步的压缩。相比于资金雄厚的国际酒店巨头,连年亏损的Airbnb面临的资金压力空前巨大。上市并不意味着做出成功的选择,可是今天的Airbnb,也许没有别的选择了。

责任编辑:王永生

Last modified: 2020年8月20日

Author